当前位置 >主页 > 女性 >
查看新闻

124 番外·一念成仁

* 来源 :http://www.andinto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09-26 00:00

  那快马入营,刹那如石入止水,激起了千层浪花。然而,那主帅的帐营却始终安静,但那种安静如漩涡的中心一般,透着。

  安在帐中的人微微一惊,历经风霜的脸上泛过一丝了然,他抬头,道:“韩参军,本帅已下过令,任何人不得入帐。”

  帐中的阴影处缓缓走出一人来。那是个约莫二十四五的俊朗男子,在这军营之中,未穿战甲,却着云袍。那黑底白云文的衣裳,衬出了一丝冷峻,正和着他眼底浅淡的杀机。

  “末将并非擅闯,在金牌到达之前,末将就在元帅帐中了。”他开口,说话的声音波澜不惊。

  “元帅果然是个爽快人……”那男子道,“反正你一回临安必然人头落地,神矛留在你身边也没有意义……”

  他还没说完,元帅便打断他,道:“那既然本帅注定一死,韩参军何不将冲和的目的告诉本帅,也解了本帅心头疑惑。”

  “这几年你虽随本帅征战,但却数次擅离军营。江湖上有些闲言碎语,本帅也不是全无所知。不过,本帅从未曾过问你的事,也未将你治罪,你知道是为什么?”

  “我乃天师举荐,元帅早知我有异心,又不宜打草惊蛇。便留我在侧就近,随时应变。”那男子不假思索,答道,“而且,我是良将,元帅有惜才。”

  元帅站了起来,负手向那男子走进了几步,“韩兄弟,你随我征战数年,这数年相处,难道算不上朋友?”

  元帅笑道:“今日我大势已去,你要想夺‘沥泉’,轻而易举。而你迟迟不动手,难道不是为了这‘朋友’二字?”

  那男子抬眸看着他,许久,才开口道:“你既然知道自己大势已去,死一条……为何不反?”

  元帅的神色平静泰然,他转头,看着手边放着的十二道金牌。道道都只有一个命令,班师回朝。

  见元帅不答,那男子冷声道:“只要你随我离开,和天师共谋大道,就可免一死,这有什么好犹豫的?!”

  “愚忠!”那男子眉头紧皱起来,愤然道,“你为那南征北战,到头来如何?他为了稳固,什么人都杀得了!这种时候,你还要‘精忠报国’不成!”

  元帅道:“你刚才说了,我空有领军之能,却无识人之术,其实,我更政之谋。圣上的担忧并非没有根据,我南征北战,并非为了圣上的。收复河山,迎回二帝,复我国威,佑我百姓……我,问心无愧。这就够了。”

  “肤浅。”他说完这句,神色一凛,道,“杀伐无央,你道是光复国威、庇佑百姓,可你枪下的亡魂,难道就不是在捍卫国威、庇佑百姓?若你生而为金人,你可会有今日之言?……元帅,天下之势,趋于大统。若有一日,再无金宋之分,你那数年征战,又算什么?史官笔下,你可又算得上英雄?!”

  元帅神色微戚,却道:“‘天下之势,趋于大统’……我曾听闻‘九皇,天下归一’,难道冲和寻那九皇神器,为的是天下一统?”

  那男子平复下心情,回答:“没错。若这没有国家之分,便无战乱之由。这才能让永享和平。这才是大道!”

  元帅沉默片刻,道:“没错……若没有金宋之分,国仇就不再是国仇,我这数十年征战,也再无意义。只是,在大统之前,又要有多少?”他说话间,着那男子,眼神沉静如佛,“韩兄弟,单说你为了得到‘九皇神器’,在江湖上兴起数起,那些枉死的人,可识得你所谓的‘大道’?”

  那男子冷哼一声,“成就‘大道’,乃惊世伟业,功盖千秋。更是大势所趋,那区区,来日于历史之中,不过微尘。”

  “不过微尘……”元帅道,“好一个‘大道’。你难道忘了,天地之间,还有一个‘仁’字?”

  那男子回道:“‘仁’?和平,就是大仁!元帅就不知道,天地不仁、不仁、大仁不仁的道理么?”

  “可你我不是天地,不是,是人!”元帅着声音,说道。那满满的悲愤,仿佛快要从胸腔中爆裂出来似的。

  元帅略微平静,道:“我并非之人,不过一介凡夫俗子,我看不到那么长远,更不懂‘大道’。我只是个人,是人就有恻隐,就有血性。如今金人夺我河山、杀我兄弟、辱我姐妹,上阵杀敌,就是‘仁’!若今日我为了你口中的‘大道’,忘了国仇家恨,弃了精忠报国之志,那我就连个男人都算不上!况那天地之大,之小,我等区区,岂能翻云覆雨、左右大势,冲和子的‘大道’能否功成,你心中就没有分较么?!”

  那男子的神情里多了沉痛,继续道:“你撤兵,这里的百姓决逃不过金兵,你的‘仁’,在哪里?”

  那男子上前几步,还要说些什么,却见那元帅已红了眼眶,那泪水含在眸中,却迟迟不落。

  “‘沥泉神矛’我已托付他人,现在已出了朱仙镇了。你想要,便去拿罢……”元帅突然开口,话语间,略显无力。

  元帅靠上椅背,长叹一声,苦笑道:“‘大道’……我怕是看不到那么一天了……”

  为首的,是一个二十四五的男子,虽生得眉眼温善,但一袭戎装也衬出了凛凛威风。他策马在前,手中提着一杆精钢长枪,在阳光下耀出了一轮虹色。

  那为首男子听得这声势,勒马转身。却见不远处烟尘弥漫,那朦胧之中,隐约出现一个身影。依稀之间,看不清样貌,入眼的,只有那一身漆黑和苍白。

  来者,正是先前元帅帐中之人。他勒马,也不打招呼,只是冷冷道了一句:“把‘沥泉’给我。”

  那校尉闻言,看了手中的长枪一眼,神情严肃起来。他握紧长枪,道:“韩参军,‘沥泉’是元帅托付于我,万万不能给你。”

  那男子的神情冰冷如霜。他取出随身短剑,剑锋出鞘,带了一响清音,久久不散。

  校尉丝毫无惧,他道:“韩卿,你为了得到‘九皇神器’,潜伏于元帅身边。更多次私离军营,江湖,滥杀。元帅怎会将‘沥泉’托付于你?!今日,我就算拼了这条性命,也决不会让‘沥泉’落在你的手上!”

  但那一枪,却被那男子轻松防住。接下这一招,那男子也不退开,直接用剑锋抵着枪身,突击而上。

  校尉见他有此一招,慌忙退却。但那剑锋急迫而来,他慌忙之间,直觉要弃枪。但心中保枪的念头如此之强,他一咬牙,猛力收枪,旋身肘击。

  就在那电光火石之间,他不知为何,心头一震。犹豫之时,他的掌力收了几成,待击中那校尉时,早已失了杀力。

  这场争斗,起得莫名,结束得迅速。周遭的随行士兵这才反应过来,纷纷下马,取了兵器,护在校尉身前。

  那男子站定,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左手,继而抬眸,看着那些神色紧张的士兵。

  校尉的手中,依然死死抓着那杆没有枪头的枪。他悲愤道:“我决不会把‘沥泉’给你!‘沥泉’是元帅信物,见‘沥泉’如见元帅……他日,这‘沥泉神矛’便是众兄弟保家卫国的依凭……你这般不仁不义的,根本没资格拥有‘沥泉’!”说话之间,那校尉已是满眶泪水。那神情中的,绝非来自掌伤,而是更深、更切、更入骨的悲凉。

  那男子笑了起来,“不仁不义?不仁不义?……哈哈,不仁不义的,是那受了金牌,准备班师回朝的元帅!”

  校尉柱着枪杆,强撑着站起了身子,他开口,声音却是微颤的,“不班师,这里所有的将士都是叛军……若为叛军,何谈收复河山。若为叛军,又何谈保家卫国?‘叛军’,又如何上得战场?!……你号称‘鬼师’,那便告诉我,此时此刻,该如何做?元帅该如何做?”

  那男子微怔。眼前突然浮现出了元帅那红了的眼眶。不是不仁,不是愚忠……只是,即便痛彻了,百般不忍,千般不愿。这却是,他唯一的选择。

  那校尉看着手中的枪杆,哽咽,“元帅回朝,凶多吉少。但有这‘沥泉’,元帅不灭。终有一日,我等能为元帅……不辱没我大宋的……”

  那男子再说不出一句话来。他静静站着,听着那极力压抑的哭泣声。这才懂了,什么叫断肠。

  那男子闻声低头,就见方才被卸下的枪头之中,藏着一张纸,风曳着纸边一角,振振作响。

  他略微思忖,俯身拿起了枪头。他取出那张纸,展开。只是一眼,他的神色便化作了惊愕。

  那纸上,,写着“九皇神器”。其下,是九件兵器的名字及其所在。但那几件兵器,却与他所知的全然不同。有几件,更是早已绝迹。

  五月正五,午时磨枪,于枪头内偶得此物,列明“九皇”。但此九器之中,早已有数件绝迹天下,寻得无望。思及当今之势,以九件神兵一统天下,盖属无稽之谈。自古以来,得者,方能得天下。常为夺‘九皇’而兴,此乃不仁,不仁者如何得?又如何得天下?九皇,天下归一。实属市井传闻,不可取信。望后来者思之、慎之。

  那是一瞬的顿悟,他刹那便明白了过来。,根本没有“九皇神器”,他找的,不过是的幻影。九件兵器如何能得天下?他征战多年,竟然看不透着般的道理。他所谓的“大道”、“大仁”究竟何在?

  他不禁惶然,抬眸四顾,却似是失了方向一般,找不到归属。他扔下枪头,退了几步,终是转身,逃了开来。

  尸体,早已司空见惯。只是,这里的尸体,多的是来不及撤离的百姓。那是枉死的性命,虽于历史之中,这般亦是司空见惯。但此时的他,却心生了落寞与悲凉。

  留军五日,是那的男子,唯一能尽的“仁”。而他,心怀着“大道”、“大仁”,却又做了什么?若“久皇”不过笑谈,那他至今所做的一切,杀过的那些人,所有的,又算什么?

  他漫无目的地在死寂的战场上走着,迷茫,染进了他的瞳孔,让他的神情都了起来。

  不知走了多久,他突然被脚下的尸体绊了一下,他一个踉跄,待站稳时,自嘲地笑了起来。那笑声,在战场上却是如此孤寂。

  那是个不过一、两岁的小娃娃,看装扮,应是女孩。她就那样安安静静地坐在尸体之中,看着他。她的身上、脸上沾满了血污,与这片大地的凄怆浑然一体。她就这样坐着,看着他。

  她还没有到能理解这一切的年纪,在她的眼中,国仇的杀伐、权臣的争斗、帝王的,都没有任何意义。她甚至,不懂得死亡。

  在这场战争中,有多少这样的孩子失去了性命。“大道”对他们来说,又算什么……

  他与那孩子对视良久,终于,慢慢地跪低身子。犹豫着抬手,抚上了那孩子的头顶。

  那一刻,那孩子的眸中突然落下泪来。大颗大颗的眼泪,自脸颊滑落,渗入了满是疮痍的大地。而后,那默默无声的哭泣,突然变成了不再压抑的嚎啕大哭。

  那声音,仿若初开鸿蒙的一记斧凿,破裂阴霾的一道雷霆。这死寂的战场,仿佛被这哭声惊醒一般,那一瞬之间,追逐、、疼痛、、……所有的一切都鲜活了起来,映在他的眼中,刻进他的心里。

  那是小小的,脆弱的,似乎随时可能消失的生命。但是,他却无比清楚地感觉到,这孩子温热的呼吸,坚定的心跳。

  他终于相信,他不是天地,不是,他是人。是人,就有恻隐。而这样的恻隐,终能他,什么是“仁”。

  “那我就叫你小小……”他还没说完,那孩子已趴在他肩头,小手紧紧攥着他的衣领。

  为啥她的要叫“左怀仁”呢?左怀仁,做……这到底是哪个高人给起的名哪,唉……

 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(124 番外·一念成仁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